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 > 第十九章 修身养性
    由于第二天很早就要出发,所以晚上就必须准备好。

    马车至少需要两辆,一辆拿来载人,一辆拿来载物。

    另外,还需要一辆大板车,用来把木头给运回来。

    人手方面,从府上直接抽走了八个年轻男仆。

    傍晚吃饭前,像是锯、斧子什么的,也都要准备好。

    没有的话,就去别家借,一般来说,也没什么难度。

    然后李纵自己的话,当然要把自己的弓箭带上。

    梨园附近有条小溪,可以把鱼射上来,中午加菜。

    至于苏莺儿这边,一开始她倒是觉得没什么好带的。

    直到见到嫁过来的时候,把家里的琴也都带来了。

    便问了问李纵喜不喜欢听琴。

    像是这种高雅的艺术活动,就是李纵根本听不懂。

    也不影响他到时候枕着苏莺儿的大腿,睡个午觉。

    “带上,都带上,如果东西太多了,那就再带几个人。”

    “而且席子什么的,也要带上。”

    李纵整个就一去野炊的样子,倒是让苏莺儿觉得好笑。

    “话说莺儿你有没有红色的衣服?”

    “怎么了?”

    “没有,就是问问。”

    虽说这个时代比较落后,但衣物发展,却一点也不差。

    已经能够做出很多看上去很漂亮的服饰。

    只是当然了,这些衣服平民肯定是穿不起的。

    也就只有像李纵这家的世家子,才有机会穿得上。

    另外……

    或许是因为近十多年来,战乱都比较少,所以朝中大部分的士族,也都喜欢穿衣袖宽大的衣服。

    女子衣着方面,则也是主要表现为对襟,束腰,衣袖宽大。

    说实话,莺儿的腰还是挺细的,难怪楚王好细腰。

    就是他见了,他也好。

    等到一切都准备好后,翌日,一行人便来到城外十里处的一处梨园。

    其实……

    这片梨园不是李纵家的,是瘦子家的。

    不过都是老熟人了,只要跟对方说一声,对方便断然不会拒绝。

    ……

    褚家。

    褚凡良收到了信以后,也是莞尔一笑。

    说道:

    “老大可真的是好心情,有了嫂子以后,都把我们给忘了。”

    “早就听说嫂子是个才女,就是不少豪门望族上门求亲,都被谢绝。”

    “如今跟我们大哥凑成一对,怕也算得上是女才郎貌了。”

    “大哥现在娶了媳妇,连你要去婺州的事都忘了。”矮子今天正好就在褚家,也是不免道。

    当然,对方也就是说一下,他倒不觉得是真的忘了。

    就是忍不住想吐槽。

    果然,接下来褚凡良便道:“诶,罗非,大哥怎么可能会忘呢。你看,这不在信最后一段,用了一行很小很小的字,不就写了送我远行的话。”

    “拿来我看看?”

    “不对!我忘了,我看不懂字,还是你念出来吧。”

    褚凡良将近一米八八的身高,甚至比李纵还要高出八厘米,此时也是吟道:“多情自古伤离别,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保重!”

    罗非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但这些简单的话,还是能够听得懂的。

    他甚至能幻想出他大哥此时的样子。

    “说什么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干什么,这不太像是大哥平常的性子。”

    “可大哥的性子你我一向看不懂不是。”

    褚凡良至今仍然还记得大哥是如何把他们这些毫不相干的人给凑到一块的。

    简单地说,就是上到前来,大腿一跨,左手手肘顶着大腿,撑着上半身,右手指着你直接说道:“我觉得你人不错,当我小弟如何?”

    遇到这样的人,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会觉得这人怕是得了神经病吧。

    然后便是复杂的收小弟的过程。

    最后……

    所有人都被大哥的人格魅力所折服,他们这些人当中,胖子管财,他去从政,而矮子则身手不错。

    再加上一个射箭极准的大哥,褚凡良毕竟也是出身世家,甚至家世渊厚程度说不定比李家还要强上那么一些,只不过他不是家里排行老大。

    而且……

    他还是一个十分通透玲珑之人。

    他通过自己这几兄弟的身份定位,大致便可以猜得出来,大哥今后所图怕是不小。

    但至于大哥到底想做什么,还是真的只是想收几个小弟。

    褚凡良就不是很懂了。

    总之,跟着大哥混,能让他有一种摸不清的期待。

    ……

    梨园。

    听到李纵说这园子不是李家的,而是别人的,他们现在是过来偷木头,要是来人了,等会莺儿你要跑得快一些,不然被抓到就不好了,苏莺儿也是连忙慌了起来,问道:“夫君你是认真的?”

    李纵枕着苏莺儿的嫩腿,点了点头。

    他说得半点没错,这的确不是他们家的。

    然后莺儿也是看了看那边已经倒下的一棵梨树,这梨树要长成那样,至少都要十多二十年吧。

    甚至,说不定还是老一辈种下来的呢。

    而夫君竟然让人把一棵长得这么多年的树给砍了。

    苏莺儿立刻就急了,她虽然没说话,但是着急的神色已经全然映在了脸上。

    她想去把那些砍树的仆人喊停,不过却是被李纵一把拉住,道:

    “别急,我还有话没说呢。”

    然后等李纵把话说完,苏莺儿这才用她的小手拍打他。

    “夫君你坏!”

    如果对方不让他们砍,他们出门的时候估计已经来人了。

    既然没有来人,那就是说,对方同意了。

    更何况这片梨园那么大,树木足有上千棵,砍个一棵两棵,十棵八棵,问题不大,更别说,后面他肯定还是会在原处重新植上。

    抓住苏莺儿的小手,有够嫩的。

    随后李纵也是道:“继续弹琴,夫君我要通过莺儿的琴声修身养性。”

    不过苏莺儿倒是觉得,他更像是在享受。

    只是谁说享受就不是修身养性。

    闭上眼,他其实也有很事情要去考虑的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