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继承了五千年的家产 > 第二十一章 把钱交给你们我不放心啊
    “这位先生,我......”看到这样的架势,周月顿时就慌了。

    她也不是一个傻子,自然是知道张朦胧这阴阳怪气的语气就是说给自己听的,她本来还以为这个年轻人就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但是谁知道,人家一个电话居然喊来了十辆大卡车!

    在这个江南市,能拿得出几百万现金的人并不少,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多的,但是能弄到十卡车的硬币的人,绝对是凤毛麟角,就算是用脚趾头想想,这个年轻人也绝对来历非凡!

    这样的人,她绝对惹不起,甚至就算是她的舅舅都未必惹得起。

    为了两个环卫工人,至于搞出这样的事情吗?

    “你不是说不接受办理小额的储蓄业务吗?现在我这儿有几百万,应该不算小额吧?”张朦胧说道,“而且现在也过了换班的时间了,按照银行的规定,现在你是不是应该来帮我办理业务了?

    张朦胧转身对那几个大汉说道:“各位,咱们是来存钱的,不是来捣乱的,麻烦你们小心一点,不要妨碍到这儿的工作人员,也不要影响到其他的客户。

    “张先生,我们会注意的!”几个大汉点点头,手脚也变得愈发麻利。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这银行的业务大厅就已经堆放了几十个麻袋的钱,全部都是银币!

    “我靠,这什么情况?”那些围观的吃瓜观众们一脸懵逼,这样的场面他们还都是第一次看见,开着十辆卡车来存硬币,这还真的是活久见啊!

    “我刚来,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刚才有两个老人来存钱,那个短发的工作人员嫌麻烦不愿意办理,那个年轻人看不下去理论了几句,还被那个店员说了几句,

    “这脾气也太大了吧?”

    “废话,这才不到半个小时,人家能叫来十卡车的硬币,你以为这种人会是普通人吗?不是个官二代就是个富二代,这种人不就是人傻钱多脾气大吗?”

    “小声点,别被人听见了!”

    “好家伙,那个小姑娘算是摊上事了!”

    “谁说不是呢?不过我看她是活该!”

    “不好意思,我家里比较穷,没有整钱,恐怕要你帮我数一下这儿一共有多少硬币了,”张朦胧说道,“不过你要是数错了,哪怕就算是少算了我一毛钱,我也要找你们行长投诉!”

    周悦这个时候已经彻底慌了神了,店里的麻袋越来越多,要是一个个数,别说今天晚上,就算是一个月不睡觉也未必能数清楚。

    最关键的是,这事情要是让她舅舅知道了那就完蛋了,如果再严重一点捅到了副行长甚至行长那儿,就算是她舅舅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她刚才居然还觉得这个年轻人是个毫无背景的普通人,一个普通人能这么轻轻松松在不到半小时里叫来十辆卡车的硬币吗?现在她才意识到,自己这一次好像一脚踢在了铁板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张朦胧的手机响了,他扫了一眼来电显示,赫然是这银行的行长顾安山。

    “顾行长?我还以为你和你们的工作人员一起吃饭去了,原来你还记得我今天要来啊!”张朦胧没好气地说道。

    顾安山顿时一脸莫名其妙,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干啊,怎么张朦胧的语气里有一股火药味?

    “张先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顾安山不解地问道,“今天知道您要来,我都没敢去吃饭,还是喊了外卖在办公室吃呢!”

    “哦,那你继续吃吧,我先处理一些事情,等我处理完了我们再慢慢聊。”张朦胧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这一幕被周月看在了眼里,顾安山是谁?是她们这个总行的行长!

    她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不仅可以直接联系到行长,甚至还敢直接挂行长的电话!

    “不会是出事了吧?”顾安山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还能安心吃下饭?他之所以能走到现在的这个位置,就是因为之前的那个行长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不仅职位丢了,甚至还被人挖出了以前的一些贪污受贿的事情,现在还在吃着社会主义的饭呢!

    虽然他没有做过什么以权谋私的事情,但是人家根本不需要刻意针对他,只要他不开心了,撤走了这笔存款,他分分钟下岗走人!

    想到这儿,他赶紧放下筷子朝着大厅走去。

    当他走到大厅的时候,装满了硬币的麻袋已经堆满了一半的营业大厅,顾安山直接陷入了呆滞,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保安呢?难道都是吃素的?就这么让人在这里捣乱?

    那些保安是想要阻止来着,可是人家是来存钱的啊,你来存钱,把钱拿进来总不过分吧?没有钱怎么存?谁都挑不出毛病来啊!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看到这个场面,顾安山直接大喊了起来。

    “您就是顾行长了是吧?”张朦胧一看到顾安山就认出了他那一张脸,和网上的确实没有太大的差别。

    “您是......”

    “我就是张朦胧。”

    “你就是张先生?幸会幸会!”顾行长没有想到张朦胧居然会是一个这样年轻的人。

    “别幸会了,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没什么好聊的了。”张朦胧说道,“把钱留在你们银行里,我有点不放心啊!”

    “张先生这是何出此言呢?我们华夏银行绝对是整个华夏最权威最安全的银行!”顾安山拍着胸口保证到。

    “哦?是吗?”张朦胧挑了挑眉,“你们这儿办个储蓄业务都要被工作人员刁难半天,我可不敢恭维。”

    “到底怎么回事?”顾安山算是听出来了,张朦胧显然是在这儿受到了什么委屈,“你们自己说!要是让我调查出来,今天在场的一个都不要想逃过责任!如果有人勇于揭发,今年奖金翻倍!”

    这个时候,顾安山终于有了一些行长的威严。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况且周月惹的人一看就知道不一般,现在不是周月能不能保住工作的问题了,而是他舅舅这个经理还能不能干下去的问题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怕的?

    很快,周月刚才做的事情就被人揭发了出来。

    “我们银行里还有这样的漏网之鱼?今天负责校招的是谁?让他今晚到我办公室来!”出了这样的事情,顾安山直接就爆发了。

    “行长,这周月不是通过校招进来的,我们的业务经理是她的舅舅,所以......”

    “好!很好!”顾安山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愤怒,“你去告诉他,今天下班以前,把辞职报告直接交到我的办公桌上!”

    “完了!”听到这个消息,周月直接瘫倒在了工位上,她的靠山完了,她也完了,她丢的不仅仅只是这一份工作,她舅舅一家甚至全家都会把她当作一个罪人。

    “张先生,这件事我一定严肃处理,我保证,这样的事情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在我们银行。”顾安山承诺道。

    “嗯。”张朦胧点点头,既然顾安山给足了他的面子,他也不能让人家太难做。

    “好了,别搬了,”张朦胧命令道,“这些钱都运走吧,你们到各个公交站和地铁站设立几个爱心箱,总有人出门在外没有带零钱坐公交车或者地铁,这些钱就放在那些爱心箱吧!”

    “是,张先生!”几十个大汉又把钱重新运回了卡车上,随着一阵轰鸣声扬长而去,只留下了满脸呆滞的路人甲乙丙丁。

    “几百万硬币说捐就捐了?”

    “真的是土豪啊!我服了!”

    “讲道理,这人虽然做事霸道了一些,三观还是很正的。”

    “是啊,这样的活该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