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继承了五千年的家产 > 第六十九章 我张某人全买了
    “哦?这些画作居然都还有标价?”忽然,张朦胧注意到了其中一部分的作品下面都贴着一个标签,上面不仅有画和画家的介绍,甚至还有价格,而且后面几乎都带着长长的一串零。

    “我听说这一场画展上,很多画都是卖的,”陆伊瑶说道,“并不是所有的作品都是出自正规的组织机构或是博物馆这样的地方,而是有一些私人收藏家想要借助这个机会将自己的作品卖一个好价钱。”

    “听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来之前王翎还提醒过张朦胧让他千万不要乱来,不过张朦胧早就把他的话丢掉了九霄云外,只要不偷不抢,一切合理合法,有什么不能干的?

    虽然张朦胧不懂得欣赏,但是这些作品动辄几百万美元,上千万美元甚至上亿美元,那1000亿美元的任务,说不定今天就可以完成一大半!

    “等等,你不会想要把这些画全部买下来吧?”看到张朦胧露出那个表情,陆伊瑶就好像才到张朦胧要做什么了。

    “我突然想起来,我家那些保姆,司机还有厨师他们的房间里好像少了几张壁画,还有他们的公共厕所里也少点东西。”

    “张朦胧,我发现你有神经病!”陆伊瑶看着张朦胧认真地说道,他如果把自己的房间布置成这么奢华,那么也就算了,要把厕所布置地华丽一些,也勉强说得过去吧。

    但是要把家里工人的房间厕所都挂满世界名画,这怕不是脑袋里长痔疮了吧?难道他真的不花钱浑身难受?

    “没错啊,我是有病,不过不是神经病!”

    “那是什么病?”

    “相思病!”张朦胧油腔滑调地说道。

    “呵,tui!”

    ……

    张朦胧并没有压抑自己的声音,在这无比拥挤的会场里,人和人之间的距离都很小,张朦胧甚至还可以闻到前方一个肥婆身上的狐臭,周围人的人自然是能听到张朦胧在说什么。

    这个年轻人居然想要买下这里的画?

    要知道,这一场画展的门槛可是非常高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画,根本进不了主办方的法眼,而且这并不是一场拍卖会,没有人炒价格,所以这里的画都是一口价。

    最便宜的一张画价值都在50万美元以上!这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能负担得起的?

    “现在的年轻人本事不大,口气倒是挺大的。”那个浑身狐臭的肥婆和身边那个油腻的男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呵呵呵,小孩子嘛,想在女孩子面前要一些面子,可以理解。”

    “也是,两个穷学生而已,要不是这一场画展是免费的,我估计他们连门票都买不起。”

    张朦胧的耳朵一抖,如此近的距离,而且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要小声交流的意思,张朦胧又怎么可能听不到他们那不加掩饰的嘲讽?

    “啪!”随着一个清脆的声音,张朦胧的车钥匙忽然掉在了地上,那科尼赛格的标志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有些眼尖的人一下子就看到了它。

    若是放在以前,相对兰博基尼和法拉利这种世界知名的跑车来说,科尼赛高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但是经过了张朦胧的事件之后,柯尼赛格的知名度被打开了很多。

    “卧槽!柯尼赛格的车钥匙?”

    “什么?柯尼赛格?”

    “真的假的?”

    一瞬间,好几道目光被吸引了过来。

    张朦胧看了陆伊瑶一眼,从她的目光里,张朦胧看到她似乎在问自己,“你是故意的吧?”

    “我说这真的是一个意外,你相信吗?”张朦胧赶紧弯腰捡起了车钥匙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我信你就有鬼了!”陆伊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是周围已经传来了一阵阵窃窃私语。

    “那真的是车钥匙?不会是打火机吧?”

    “哈哈哈,肯定打火机,我刚刚还听到那个人在吹牛逼说自己家里有几万张毕加索的画。”

    “你别说,这口气还真大哈哈哈,他刚刚还说要买下这画展上所有对外出售的画呢,说不定人家真的是个深藏不漏的大老板。”

    “你以为人人都是张朦胧吗?哈哈哈哈,如果是他,说不定还真的有这本事。”

    张朦胧和陆伊瑶戴着口罩,穿的衣服也和前两天完全不一样,不熟悉他们的人还真的无法从一对眼睛和发型认出他们两个。

    更何况,张朦胧这样的人,是随便就能偶遇的吗?他这么有钱的人,还至于和他们一样挤在人堆里看画展?

    “找到了!在这里!”正当所有人都把张朦胧当成一个只会在女孩子面前装逼的屌丝的时候,几米外忽然传来了一阵骚动。

    “对!是他!他刚才就是穿着这一身衣服的!”

    “我刚刚还和他这么近距离接触了,我要合同期去合影一张!”

    “尼玛,真的见到活人了,你们说我要是去碰一下瓷,他会不会反手赔我一个亿的精神损失费?就像是王校长那样?”

    “白痴,你不知道张朦胧是什么人吗?网上就出现了他朋友的信息,他差点就把腾迅佰度收购了,你敢碰他的瓷,你怕是要被丢进黄浦江喂鱼哦!”

    “靠,我有这么凶残吗?”张朦胧翻了一个白眼,“哎,没想到我伪装地这么好,还是被人认出来了。”

    本来只是想要好好看个展会然后撩一撩陆伊瑶的,居然被一群粉丝给认出来了。

    “你刚才在外面这么高调,我还以为你就是想被人认出来呢!”

    “哈哈哈,算了算了,居然被认出来了那就被认出来吧,我又不会少一块皮?”

    张朦胧的目光忽然转向刚才那个肥婆和她身边的油腻中年男人,“对了两位,你们刚才对我说什么来着,我好像没怎么听清楚。”

    “我……”虽然完全不是同一个年代的人,但是这个男人也是一个小私企的老板,昨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没听说过?

    张朦胧,这可是一个随随便便就能收购微博的人,甚至当着全网的面让几个大厂认怂,这样的人他怎么惹得起?

    “呵呵呵,我刚刚是在说张先生真有品味,不仅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成就,还懂得欣赏艺术,真是难能可贵。”油腻男顿时一阵彩虹屁。

    “真没意思,”对于这种人,张朦胧是在说提不起什么兴趣,见风使舵的小人而已,也没有必要和他们计较。

    “你看,现在怎么办?被这么多人围住,我看你怎么脱身!”陆伊瑶笑道。

    “慌什么,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他们,”张朦胧清了清嗓子,“不好意思,有人知道主办方的联系人在哪儿吗,这些对外出售的画,我张某人今天全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