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继承了五千年的家产 > 第八十二章 侮辱性彩礼
    “怎么回事?你的表情怎么忽然这么难看?”透过后视镜,张朦胧看到了陆伊瑶凝重的表情。

    “没什么,要不一会儿把我送到校门口你就回去吧,我室友那儿出了一点事,今天晚上恐怕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

    “伊伊,你撒谎都不会,”张朦胧刚刚听得清清楚楚,“你室友说‘他’来,他是谁?”

    “你不要问了,这是我自己的事。”

    “什么你自己的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这句话我说了可不止一两次了吧?”张朦胧在这个时候倒是拿出了一副霸道总裁的样子,“前男友?没关系,给他几个亿让他滚蛋!”

    “不是,”陆伊瑶摇了摇头,“是......是我爸。”

    “你爸?”张朦胧皱起眉。

    他和陆伊瑶的关系几乎已经到了什么都说的程度了,对于陆伊瑶的家庭,除了陆伊瑶自己,估计就没有任何人比他更加了解了。

    其实陆伊瑶在人前是一副很开朗的样子,但是一个人的时候,她几乎就是一个把自己封闭起来的人,只和音乐作伴,认识了张朦胧之后,才有了一些变化。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来自于她的原生家庭。

    陆伊瑶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是后来他父亲陆辉阳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每一次输钱就在家里大发脾气,她母亲也是因为受不了这样的生活所以才离婚了。

    后来,她的父亲甚至出现了一些精神问题,好几次将陆伊瑶打伤进了医院,最严重的一次,足足让她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

    直到后来陆伊瑶读大学之后,才算是摆脱了她父亲的荼毒,靠着自己的音乐天赋,有时候给小孩子上上音乐课,有时候在各个音乐网站发布一些作品,倒也能有些不错的收入,至少能让她自给自足了。

    从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和自己的父亲联系,过年的时候也都是留在姑苏,这一年有了张朦胧的陪伴,是她过得最快乐的一个春节。

    大学的这几年,也是她过得最轻松的几年,在毕业后,她可以找一份自己热爱的工作,或许还可以见到那个认识了很久,但是一直没见面的人,一切都好像好了起来。

    但是就在前不留,他的父亲居然来到了学校里找到了她,赌钱的毛病这几年一点都没有戒除,甚至变本加厉,连房子都输了出去,还欠下了一屁股债。

    丧心病狂的陆辉阳这个时候才想到了自己有这个女儿,这一次已经是他第二次来找她了,上一次,他强行带走了陆伊瑶几乎半年的生活费和整年的学费,要不是几个室友的帮助,她甚至都不知道怎么继续完成学业。

    “我和你一起去!”张朦胧踩下了油门加快了车速,原本需要二十分钟的车程,不到十分钟硬是让他跑完了。

    果然,在陆伊瑶的宿舍楼下已经围了不少人,甚至连学校的保安都过来了,只是陆伊瑶父亲那一副发疯的样子,让保安都有一些畏手畏脚,毕竟精神病伤了人可是不需要负责人的。

    “陆伊瑶,你给我下来!”

    “老子养了你二十几年,现在遇到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是不是应该回报一下你老子?”

    “你要是不下来,我就在这里等到你下来为止!”

    “你们看什么看,老子找女儿,天经地义的事情,都给我滚开!”

    陆伊瑶和张朦胧的事情虽然在网上仅仅传递了不到两天,但是陆辉阳却恰好看到了。那个和最近网上极为出名的富二代走得很近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女儿!

    他立刻找到了所有关于张朦胧的资料,调查了一番他才发现,这个年轻人的财富和背景简直可怕到难以想象!

    他立刻就认定了陆伊瑶是在和张朦胧谈恋爱,这让他心中出现了一些希冀,或许可以从自己的女儿那儿搞到一大笔钱,说不定以后自己都不用担心赌本够不够了!

    ......

    “这就是你爸?”张朦胧看着那个蓬头垢面邋里邋遢的男人,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些什么,“这些年,你一定过得不容易吧?”

    “还好,”陆伊瑶无奈地苦笑着,“读了大学之后还算可以,毕竟是我爸,算是我欠他的吧。”

    “什么欠他的,生而不养,这种人也配当父亲?”张朦胧满腔怒火,甚至想冲上去直接把陆辉阳打一顿,如果不是他,也不会让陆伊瑶的性格变得如此脆弱孤僻。

    “张朦胧,你别乱来,他好歹是我爸......”

    “没事,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张朦胧说道,他给洪依发了一条语音消息,“洪依,最短的时间内帮我查清楚伊伊父亲的信息,我这边出了点事。”

    “张先生,他的信息我们一直都有,”洪依立刻回复道,“您和陆小姐第一相识的时候,她的所有信息就都在我们这儿了。”

    “靠,你们是做间谍的吗?”

    “我们需要确保您身边的一切都对您没有任何危险,”洪依说道,“陆辉阳,今年49岁,中度精神病患者,好赌成性,现在共欠下外债务127万,居无定所。”

    “好家伙,中度精神病都敢给他放出来,也不知道那个医院诊断的,”张朦胧嘀咕了一句,“我知道了,你帮我联系曹屿山,让他带几个过来,我怕这疯子这儿的保安处理不了。”

    “好的,我立刻联系他。”

    “走,我们上去看看。”

    “我不敢......”

    “没事,有我在。”张朦胧第一次拉住了陆伊瑶的手,这是他们认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肢体上的接触。

    陆伊瑶没有反抗,那一只手让她感觉很安心。

    “不好意思,让一下!”

    “张朦胧?是张朦胧!”

    “陆伊瑶来了!”

    “有好戏看了,年度大戏啊!”

    “陆伊瑶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啊,从来都没有听她说起过。”

    “家丑不可外扬,我要是有这样的父亲,我也不愿意告诉别人。”

    “也是,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处理。”

    “这有什么处理不了的,有张朦胧这样的男朋友,什么问题解决不了?”

    “也是,没准张总一笔钱砸下去,直接让那个疯子滚!”

    “哈哈,我瓜子呢?”

    ......

    “没事!”感觉到陆伊瑶听到周围人风言风语的时候出现的那种情绪,张朦胧的手抓地更紧了。

    “死丫头,原来跑外面去了!”也不知道这个陆辉阳是真的神经病还是假的神经病,这个时候似乎非常清醒。

    “你给我过来!”陆辉阳大声说道,“听说你找了个很有钱的男朋友,就是他了是吧?”

    “小伙子,你在和我女儿谈恋爱?”

    “没错。”张朦胧把陆伊瑶往他身后拉了拉!

    “哇!承认了!”

    “卧槽卧槽卧槽!”

    “呜呜,爷的青春结束了!”

    “太苏了吧,我好酸啊!”

    “哈哈哈,好!”陆辉阳笑了起来,“我养我女儿这么大也花了不少钱了,你们后面的事情我也不管了,给我500万的彩礼,我女儿就是你的了,怎么样。”

    “靠!卖女儿啊?”

    “500万的彩礼?怎么不去抢?”

    “呸,才五百万,简直是在侮辱我张总!”

    “哈哈哈,就是,人家今天花了500个亿美元买下了几千张名画,这简直就是侮辱性彩礼啊!”

    “哈哈哈,侮辱性彩礼,这个词用的好!这老疯子怕是不知道自己女儿男朋友到底多有钱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