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继承了五千年的家产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这都是丁三石的锅
    “行,邓小姐,咱们改天再聊,下一次开演唱会记得给我留几张票啊,我和我一个朋友可是你的忠实粉丝呢。”

    “是女朋友吧?”邓蓝棋对了张朦胧笑了笑,“张先生放心,我演唱会最前排的票,一定都为您留着!”

    “洪依,帮我送送邓小姐,直接安排我的私人飞机送邓小姐回宝岛省。”张朦胧吩咐道。

    “好的先生,”洪依依就是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邓小姐这边请。”

    “谢谢张先生,那我就不客气了。”邓蓝棋道也没有推脱,反正这都已经成为惯例了。

    宝岛省是一个歌手辈出的地方,在歌坛中,也活跃着大量的歌手,最近这段时间,张朦胧不知道已经约了多少人来谈版权的事情,而且多是私人飞机接送。

    这件事情,都已经在宝岛省的乐坛传开了,而现在评价一个歌手好坏已经有了一个新的标准,那就是坐过张朦胧私人飞机的和没有坐过张朦胧私人飞机的。

    甚至能有机会来和张朦胧签署版权协议,都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

    “淦!真是壕无人性!”今天王翎闲着没事,直接和张朦胧一起来处理这版权的事情,算下来,今天张朦胧的飞机又飞了几十个航班。

    每一个歌手走的时候,张朦胧都是让人直接用飞机送走。

    最关键的是,他根本不是一批一批往回送,而是签完一个送一个,他看到这幅场景真的是想要骂人,多等半个小时就能省一次航班的钱,可是他却选择了一个航班送一个人。

    最关键的是,做他的私人飞机都不需要排队,按照这个数量,他在这魔都市的机场,最少也有二三十架私人飞机了。

    想到这个恐怖的事实,王翎就有一种想要绑架张朦胧的冲动。要是能把张朦胧绑架了去换赎金,他应该就可以成为地球的球长了吧?

    “什么时候我也能坐坐你的私人飞机?”王翎有些羡慕地说道,他老爹也有一架私人飞机,但是宝贝到不行,就算是他这个亲儿子,也只乘坐过一两次而已。

    “你要想的话现在就可以,”张朦胧说道,“我这儿有一个非洲歌手的版权要去谈,正好那个歌手最近有事来不来,要不你替我飞一趟非洲?”

    “我飞你个象拔蚌!”王翎章口就莱,“你是不是像给我卖到非洲去挖煤?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操作,我听洪依说了,你收购微博的时候,就是这么对付一个微博的股权所有者的。”

    “靠,这事儿她都和你说!”张朦胧嘀咕了一句,“给洪依下个月的工资扣除90%,一个月只给她一个亿,看她怎么活!”

    “我去年买了个表!”王翎不知道这个工资是不是真的,但是他知道,只要张朦胧想,这个工资他就能开得起。

    “草率了,那下次吧!”张朦胧随口说道

    “下次你妹!”王翎心里mmp,脸上却只能笑嘻嘻,“对了,丁禹熙那个家伙呢?还在负隅顽抗?”

    “不知道,我觉得他要是稍微有点脑子,应该就知道他们网逸音乐快要做不下去了!”

    “喏!你看,说曹操曹操就到,”张朦胧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喂你好,我是张朦胧。”

    “我是马桦。”

    “卧槽,这么是你?”张朦胧还以为这个电话不是丁禹熙就是丁三石的,没有想到这个电话居然是马桦打过来的。

    “马总这么忙居然还有时间给我打电话,有事吗?”张朦胧问道。

    “有事吗?”马桦在电话那一段的脸都快要绿了,你买下了数不清的版权,就快要在华夏的音乐市场上搞得翻天覆地了,你居然还问我有事吗?

    但是马桦还是强压着怒火,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他已经不敢把这个年轻人当作自己晚辈来看待了。

    “张总,我们腾迅最近是不是又有哪儿得罪您了?”马桦问道。

    “得罪我?没有啊?”张朦胧有些莫名其妙,“上一次腾迅处理那些信息的速度和效率让我很满意,给你们33个赞!你们腾迅游戏以前坑我的那些钱,我也不计较了。”

    “那张总为什么要买断所有的版权?您这是要统一华夏的音乐应用市场吗?”

    “哦,你说这件事啊!”

    “废话,不然还能是哪件事?”马桦都快要抓狂了,这是一件小事吗?为什么张朦胧看起来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张总,您这样做,让我们很难堪啊,以后我们的平台上再也不能传播下载那些歌曲了,这不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吗?”马桦这是有苦说不出。

    他打电话问了几个以前合作的歌手,几个关系比较好的甚至透露了张朦胧给他们的价格,马桦承认,这个价格就算是他也拒绝不了,但是他绝对拿不出来。

    评审之后他们得出来一个结论,张朦胧花这么多钱买版权,就算是版权到期了,光靠流量,广告,绝对赚不回版权的投入,就算是全民充值会员,恐怕盈利也是渺茫。

    “而且这样做,对您一点好处都没有啊,您赚得到钱吗?”

    “谁说我要赚钱了?”张朦胧一身正气地说道,“我这个人对钱一点都没有兴趣!”

    “你当然对钱没有兴趣,钱对你来说就只是一个数字!”马桦已经快要崩溃了。

    “其实,这件事你也不能怪我!这个还要怪你自己!”张朦胧说道。

    “怪我自己?”马桦顿时陷入了疑惑,这和他自己又有什么关系?除了游戏,他们好像也没做过什么坑人的事情吧?

    “莫非是张朦胧玩我们腾迅游戏,脸太黑?”马桦悄悄把张朦胧的手机号码发给了技术总监,让他赶紧查询一下这个手机号绑定了多少游戏,然后让技术把他的爆率改成100%,开局一条狗,装备全靠砍的那种。

    “你要是不做这个行业,那不就影响不到了你吗?”张朦胧直接给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答案。

    “这个逻辑我服了!”站在张朦胧边上的王翎直接给跪了。

    “我想要对付的不是你,只是因为你刚好也做这个行业,要怪,你就去怪丁三石和他的儿子!丁三石的锅,简称石锅!”

    “这话怎么说?”马桦追问道。

    “他们欺负了我兄弟的女朋友,你说这事严不严重?”张朦胧语气凝重地说道,“本来就是一点精神损失费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可是他们非要和我讨价还价,把精神损失费压低到不到原本的五百分之一,你说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这是挺过分的,”马桦本能地说道,“等等,你和它们要了多少精神损失费?”

    “不多,500个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