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花都医仙(神针侠医) > 第800章 满嘴跑火车
    “这次我可不会让你继续跑了。”

    武若君自信的声音传来,仿佛看穿了伊贺望月的移动轨迹,剑指在中途变招,抢先一步指向伊贺望月将要闪躲的方向。

    “嗤”的一声,一道凌厉剑气破空而出,抢先封住了伊贺望月的行动路线。

    “咦?”

    伊贺望月惊疑一声,完全没想到武若君能看穿自己的举动。

    不过她虽惊不乱,立即改变移动轨迹,向相反的方向闪去的同时,在半空中施展一招“居合斩”,凌厉的刀芒直取武若君,似要将她当头劈成两半。

    甚至就连远处的吉村美夕都感受到凌厉的劲风扑面生疼,心中暗暗惊骇,可想而知武若君直面“居合斩”,所承受的压力会是多么的巨大。

    武若君轻笑,右脚在地面微转,整个人已经犹如翩翩蝴蝶转到伊贺望月身侧,非但避开了刀芒,而且剑指依然点向伊贺望月的额头。

    陈飞宇看在眼里,点点头,道:“避其锋芒,击其惰归,不愧是武家的妖孽,的确是好战略。”

    场中,伊贺望月神色凝重,脚尖在地面轻点,便轻飘飘向后面退去。

    通过一开始的交手,她已经发现,武若君的实力虽然跟她相差无几,但是在速度以及身法诡异方面,她要胜过武若君一筹,所谓扬长避短,所以她打算先拉开和武若君的距离,再慢慢凭借着速度优势来击败武若君。

    想到这里,她嘴角刚翘起一丝笑意,突然,还不等她完全笑出来,已经愣住了。

    她震惊的发现,无论她怎么向后退去,武若君的剑指都一直紧紧跟着她,就像是跗骨之蛆,甩都甩不掉,同时周围那股凭空出现的异香更加的浓郁。

    只是伊贺望月此刻只顾着想要摆脱武若君,对这股异香并没有太过在意。

    似乎是发现了伊贺望月的惊讶,武若君嘴角轻笑,速度陡然又快了一分,甚至比伊贺望月还要快,瞬间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而她的剑指,距离伊贺望月眉心已经不足10公分!强大的剑意,冲击得伊贺望月乌黑秀发向后飞舞。

    伊贺望月瞳孔瞬间收缩了下,间不容发之际,脖子向左边歪去。

    只听“嗤”的一声,一道白色剑气自武若君指端激射而出,贴着伊贺望月鬓边秀发飞过去,在半空中划过绚烂的轨迹,瞬间贯穿坚硬的墙壁,出现一个拇指大小的洞口。

    伊贺望月鬓边一缕乌黑秀发,从半空中缓缓飘落,她心里一惊,猛然向后方跃去,心里一阵后怕。

    要不是她意识到危险,抢先歪头躲过去,只怕这道剑气会从她额头贯穿而过,后果不堪设想,同时心中暗自震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速度明明比她要快的,怎么她现在竟然能跟上我了,难道她从一开始,就一直在隐藏实力?”

    武若君一招失手,也不懊恼,更没有趁机追击,反而站在原地笑意盈盈地看着伊贺望月,伸出剑指在半空中晃了下,笑道:“你引以为豪的速度,在我面前已经不起丝毫作用,而我的这一剑,又可曾让你有心悸的感觉?”

    刚刚伊贺望月所闻的异香,其实就是武若君施展出的毒药—凝香粉。

    名字很浪漫,毒药也无毒,但是“凝香粉”却能够悄然麻痹人的中枢神经,使速度无形之中变慢,可以说天然是伊贺望月的克星。

    所以,武若君之所以能够突然追上伊贺望月,并不是武若君速度变快了,而是伊贺望月的速度变慢了,只不过一来战斗太过激烈,不给伊贺望月太多的思考空间,二来武若君的速度本来就不差伊贺望月多少,所以伊贺望月才没有发现真相。

    当然,这也是武若君并不是真的想要伊贺望月的性命,而且难得碰上旗鼓相当的对手,不愿意使出杀招,所以只用了“凝香粉”这种辅助性的毒药。

    不然的话,以鬼医门施展毒药的神奇手法,只要她施展出各种鬼医门独家毒药,就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伊贺望月中招,从而占据更大的上风。

    此刻,小田一重等人尽皆惊呼,他们眼中敬若天人的大小姐,竟然会落入下风,这个华夏女人,竟然这么厉害?

    “侥幸占据一点上风就得意起来,你们华夏人都是这么肤浅吗?”

    伊贺望月嘴角翘起嘲讽的笑意。

    陈飞宇轻轻皱眉,伸出手摸了摸下巴,嘿嘿笑了两声,似乎有些不满。

    场中,武若君眼中闪过一丝厉芒,突然笑了起来,摇头轻蔑道:“东瀛当了华夏两千年的学生,不过近代一百年侥幸发展起来,就开始目无尊长、妄自尊大,我看真正肤浅的,是你们东瀛人才对。”

    伊贺望月俏脸微微变了下,接着道:“我不否认东瀛是华夏的学生,不过有一个词希望你知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会打败你,让你彻底在我面前跪服!”

    “可惜你不是我的对手,这次你运气好,剑气只斩断你一缕头发,下次剑气就会从你身体上穿过去。”

    武若君笑得更加轻蔑:“我看你还是尽早投降吧,免得让你这群手下看到你败得太惨的狼狈模样。”

    “我不会输给你的。”

    伊贺望月突然用东瀛语高声道:“拿刀来。”

    小田一重连忙应了一声,小跑到酒店外面,从车里拿出一把修长的武士刀重新跑了进来。

    还不等他跑到伊贺望月跟前,伊贺望月右手虚抓,武士刀已经脱手而飞,凌空飞到了她手上。

    小田一重等人精神一振,不愧是大小姐,果然实力强悍!众目睽睽下,伊贺望月缓缓拔刀,道;“你的武器呢?”

    顿时,一柄修长、锋利的武士刀,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整个酒店大堂的温度,都因为武士刀的寒光,而下降了几度。

    武若君心神凝重起来,只不过表面上依旧轻松写意,道:“对付你,我还不需要武器,或者说,我的武器无处不在。”

    这次来东瀛,她并没有带她的七星宝剑,所以只能空手迎敌。

    “狂妄!”

    伊贺望月眼含杀意,运转体内内劲,刀鞘立即凌空向武若君飞去,在半空中发出“嗤嗤”的声响,在她强大内劲的加持下,刀鞘威力刚猛足以开山劈石!武若君轻蹙秀眉,身体悄然向左边横移半尺。

    下一刻,刀鞘从武若君原先所站立的地方直直飞出去,硬生生贯穿大堂中间的大理石柱子后,最后插进坚硬的墙壁里,整个墙壁差点都因此倒塌。

    突然,只听一声轻吒,伊贺望月双手握刀,向武若君冲去。

    凛冽的刀光,闪耀人的眼目,犹如一闪而逝的流星,强大的气劲冲击下,伊贺望月所过之处,地面尽皆碎裂。

    陈飞宇眼中闪过惊艳之色,伊贺望月凭借着“宗师初期”的实力,能有如此强大的爆发力,足见伊贺望月的不凡。

    武若君虽然口口声声不把伊贺望月放在眼里,但实际上她丝毫不敢小看对方,面对伊贺望月这凌厉一刀,她眼中升起强烈的战意,不退反进,手捏剑诀,向伊贺望月冲去,直撄伊贺望月的刀芒!瞬间,两女再度激烈交手!刀芒闪烁强横无匹,剑气纵横瑰丽四射,整个酒店大堂的地面与墙壁,在刀光剑影冲击下不住碎裂,触目惊心。

    小田一重等人难以承受两女战斗的余波,只好往后一退再退,最后彻底退到了酒店门口,心里打定主意,如果酒店坍塌的话,就立马跑出去,免得留下来被砸死。

    场中,随着两女不断的激烈交手,武若君心中越来越是惊讶。

    虽然她知道伊贺望月很厉害,但是怎么都没想到,在她已经用“凝香粉”减缓伊贺望月速度的前提下,纵然隐隐压制住了伊贺望月,但是却没办法顺利将其拿下,这个伊贺流的耀眼明珠,果然名不虚传。

    然而,她心里惊讶,伊贺望月比她还要惊讶!作为伊贺流的传人,伊贺望月在整个东瀛年轻一辈中,实力都是数一数二的,而这也是她最为自傲的地方,但是没想到,一个从华夏来的女人,竟然隐隐能够将她压制住,难道武若君是华夏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女人?

    另一边,吉村美夕震撼于两女激烈的交手,喃喃道:“好……好厉害,竟然完全旗鼓相当,陈先生,您现在能……能分辨出谁会获胜了吗?”

    她实力不够,眼界也不够,只能看到武若君和伊贺望月打的有来有回,却看不出来武若君已经隐隐占据了上风。

    吉村美夕自然听到了吉村美夕的话,下意识分出一丝注意力向陈飞宇看去,心里一阵轻蔑,所谓高手相争分毫必争,不管是她还是武若君,都有获胜的希望,他一个不懂武道的普通人又怎么能看出来战局的情况?

    不,估计那个华夏少年,连她目前落入下风都看不出来。

    陈飞宇笑了笑,道:“目前来看,武若君稍微占据了一丝上风,把伊贺望月给压制了下去。”

    伊贺望月心里暗惊,他一个普通人,是怎么看出来的?

    只听陈飞宇继续道:“这是因为现在不是生死之战,不然的话,伊贺望月已经死在武若君手上了。”

    伊贺望月顿时气得柳眉倒竖,果然是个不懂武道的普通人,满嘴跑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