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都市狂仙 > 第799章 送(三更求月票)
  龙池山上,一片寂静。

  大小熊王消失了,云雨、黑蚺也消失了,皆入那星穹之中。

  秦轩指尖,唯有那大金儿还在,微微震翼。

  这龙池山,仿佛只剩这一人,一蛊。

  秦轩一笑,他前世独自走过太过孤寂,自那龙池山顶,盘坐修炼,吞灵炼瀑,润养丹田内金丹。

  这一闭关,便是十七年。

  十七年后,秦轩自龙池山上走出。

  自他如今,已经有七十余岁,世间众生,终有朽。

  秦轩下山,他一路至临海,入莫家。

  如今世界,更早已经是今非昔比,华夏,甚至连护国府都已经不存在了。

  灵脉愈加枯竭,武道难修,似乎这武道两字,只存在传说之中。

  但世人却知道,在这世界上,还有一处神仙传说之地,那些传承久远的家族,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位当世神仙。

  龙池山,便是如今华夏最神秘之地,云雾笼罩,军区重地。

  莫家门前,秦轩被拦住,入眼早已经没有半点故人模样。

  整个莫家,如今更已经是暮气沉沉。

  秦轩也不曾理会那拦路的保安,脚下一踏,身影便已经消失,惊得那保安神鬼难辨。

  此刻,在一处大堂内,莫争锋脸色惨白,他已有一百二十岁高龄了,虽然入宗师,但先天却是不曾走入。

  一百二十岁,对于一位宗师而言也是长寿。

  秦轩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这房间内,几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都是一惊。

  当他们转头时,当即老脸有些激动着。

  莫惊风兄弟三人,望着秦轩,尤其是望着秦轩那不曾有半丝变化的容貌,仿佛昔日静水三人那一声为秦大师开路犹然在耳边。

  岁月而过,六十余载光阴,世人皆老朽,却唯有一人依旧长青。

  秦轩望着莫争锋,轻轻一叹。

  他早些年莫争锋曾入龙池拜过一次,他见过一面,知莫争锋时日无多。

  这是他送走萧舞爷爷后,又一人了。

  岁月无情不留人,秦轩望着莫争锋,那昔日引路人,如今却已经到入黄土之时。

  莫争锋自病床艰涩的转头,望着秦轩,他想起身,身躯**,却难有余力。

  “何必!”秦轩轻叹一声。

  “莫争锋……”莫争锋的声音嘶哑,无力,嘴唇在**着。

  秦轩微微上前数步,莫争锋声音微弱传出,“见过青帝!”

  秦轩轻轻一叹,他在莫争锋的眼中似乎看到了太多。

  有对人世留恋,亦有对人世满足,也有恳求,莫清莲么?

  “我入修真界,若再遇她,我自会照拂!”

  “莫家,我在此星辰上一日,莫家自会巍然!”

  秦轩轻轻道:“你可安心!”

  莫争锋笑了,不再费力言语。

  秦轩在莫家足足停留了一周,直至那一夜时分,他终是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那老人的最后一丝生机,彻底散了。

  莫家,举族同哀!

  秦轩自返回龙池,再次修炼,又是数年,他再出,入秦家。

  他爷爷年岁如今更是有一百四,古稀之年。

  秦轩看到了同样白发苍苍的父母,看到了自己那将朽的爷爷。

  他自在秦家停留了足足数月,不曾修炼,陪伴这位老人最后一段岁月。

  之后数年,他送走了不知多少人。

  包括他大伯,甚至包括一些人,秦茹等,她们甚至要走的更早。

  而秦轩也似乎望着自己父母日渐老朽,心中难掩叹息。

  前世,他不曾见双亲如此容颜,如今望之,却依旧心涩难平。

  秦卫华等人,那些曾经与他同辈之人,如今也是皆已老朽。

  他几位伯伯,近乎也都已经逝去了。

  秦轩都曾拜过,无关前世恩怨。

  人死,纵然千万恩怨,却已经成空。

  昔日在江南,秦轩曾言。

  世人笑我猖,世人笑我狂,你且看,万古之后的天地,世人几经轮回,而我,依然在那,高高在上,俯视众生。

  秦轩自祠堂,望着那一块块牌位,眸光平静。

  听者称其狂,不知,其中隐沧桑。

  秦轩转身,幽幽一叹。

  ……

  秦家,一处别墅内。

  他送走了太多人,如今,却终于轮到了他前世曾朝暮思念的双亲。

  秦文德,沈心秀躺在床上,他们其一生无病无痛。

  “秦轩啊!”

  秦文德眸光昏黄,他已经看不清秦轩面容了,但他知道,秦轩在。

  “爸,我在!”

  秦轩的声音有些嘶哑,他终是难忍。

  他甚至有一些后悔,不应该听二老言,执意一次。

  “莫要悲伤,人生自古谁无死?”秦文德自床上轻笑着,“我这一生,已经满足了,得大起大落,得家庭圆满,得妻爱子孝,人之一生,若心满足,活一万年与一百年,又有什么区别?”

  “儿啊,年近古稀,我已经无所求了。”

  秦文德笑着,手掌与一旁的沈心秀轻握着。

  “小轩,你爸这老头子一辈子都没说几句好话,这次倒是没说错!”

  沈心秀轻笑着,满面皱纹,却难掩她笑容之幸福。

  “我们已经活的太久了,我知道你不舍,你是个好孩子。”

  “昔日,你不曾走,我与你爸便都知道你心思。”

  “子孝,是好事,可,小轩啊!”

  “若无你在,我和你爸早就应该走了,多留这世上几十年,已经没有什么太大意义。”

  二老笑着,“不过是多听几声生子当如秦轩、青帝这样无聊至极的话语罢了!”

  秦轩跪在地上,一一听着,不曾打断。

  直至,二老的声音愈加微弱,呼吸愈加平缓。

  不知是那一瞬,仿佛那一起一伏的声音彻底消失了。

  秦轩在这一刻,终难掩那热泪滚滚。

  “爸,妈!”

  前世万古,今生数十年岁月,仿佛在这一嘶声中彻底画上了句号。

  如有始终!

  秦轩曾想过许多次,但他唯一想不到的便是,明知结果,却依旧心痛到这种地步。

  那前世万古青帝,今生的当世第一人,此刻却哭的像个孩子。

  这一日,秦家大丧。

  青帝抬棺,亲自埋土。

  举世,尽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