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都市狂仙 > 1320.第1320章引妖


  “不是!”白翎冗长的呼出一口气息,“只是无人诉说,忍不住想与前辈吐露一番罢了。”

  “上天不公,我在这一次算是真正的明白了。背负更多者,未必能够得到更多的善意。”

  “这个消息,只有老祖,只有父亲和大长老知道。白翎明白,他们也在愤怒,也在隐忍,只是他们只能如此,是为了部落,为了族人。就如我天生便是寒鹭部落的少族长,让诸多同辈族人仰望,这也是我应该背负的。”

  “前辈也看到了,我在走体修之路,即便此路漫长,艰苦不知多少倍,但晚辈只能一试。若遇到不公,遇到劫难便寸步不前,如何谈的上修真?世间的不公很多,对于每一人都是,白翎所能做的,便是坦然去面对所有不公,丹田被废,我便另寻他路,部落危难,我便只能努力变强。”

  白翎轻轻一笑,“让前辈看笑话了,白翎也不是在卖惨,只是这些话压在心里许久,我不能告诉族人,因为族人会恐慌,也不能告诉父亲,父亲会心痛,只有前辈,对于白翎而言,一个陌生人,方不过是最好的吐露对象。”

  秦轩面无波澜,微微摇头。

  白翎是渴望他指点的,也是希望变强。

  银龙部落?

  天莲苍雪宗也不过有五位合道大能罢了,银龙部落又能有多强?

  不过秦轩倒是感觉到一丝有趣,一个出身在如此落后星辰上的白翎,最终会入仙榜,其名震星穹。

  白翎望着秦轩,眼眸很亮,即便遇如此变故,他依旧不曾失去希望。

  哪怕从头再来,遍体鳞伤,他依旧在努力拼搏。

  秦轩倒是在白翎身上看到了昔日他自己,甚至,昔日他且不如白翎。

  “前辈,父亲请诸位前辈前来,应该便是为了提防银龙部落,寒鹭部落的安危,还请前辈多多留心了!”

  白翎笑了一声,“我也应该去修炼了,叨扰前辈,还请见谅!”

  他转身,似乎轻松了许多,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秦轩望着白翎下冰崖,继续炼体,他目光平静。

  “天道不公,倒是没错。不过,天道也是公平的。修真界内,最好的功法,传承,不是什么仙脉至功……”秦轩淡淡一笑,“而是人心!”

  此番言语,在修真界内足以惊世骇俗,更令人耻笑。

  人心比得上仙脉至功?

  在星穹众生眼中,这才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过……

  秦轩望着白翎,缓缓吐出两字:“蝼蚁!”

  在他眼中,白翎的确如蝼蚁,甚至哪怕是万旭,哪怕是仙脉大宗,也是如此。

  但他这一声蝼蚁,可未必是轻蔑。

  曾几何时,他秦长青,也是蝼蚁,曾经他秦长青所面之敌,逆天传承者,如过江之卿。

  仙榜存在,大族底蕴,他秦长青又能比谁?

  仙土之上,万族林立,多少人初生便集天地之宠。

  可最终,是他秦长青,立在了修真界之峰,立在了星穹之上,踏上了大帝之位,踏在了天道之上!

  青帝传承?

  秦轩淡淡一笑,他的确得到了青帝传承,但古往今来,得青帝传承之人,可非他一人。

  但,能走到他秦长青前世那个高度之人,古往今来,莫言青帝传承,便是仙界诸帝传承者,又有谁能踏在与他秦长青相同之处,比肩共赏之?

  秦轩转身,他依旧不曾指点白翎,也依旧不曾开口说什么。

  他回到了府邸,近乎又过半月时间,秦轩风雷仙翼近乎恢复到九分,寒鹭部落终于有动静了。

  白枭过来,送于秦轩一枚玉简。

  已经集结了近乎三十余位道君的待客之地,每一人似乎都洞悉了寒鹭部落的计划。

  这一次,寒鹭部落的打算,是……生擒蛟鳞天雀。

  一介在四品大宗之下只能臣服的部落,却打算生擒一尊四品大妖。

  不过,让待客之地诸多道君松了一口气的是,寒鹭部落并不打算让他们出手相助,只是让他们提防意外。

  秦轩倒是清楚,寒鹭部落让他们所提防的意外是指什么。

  银龙部落么?

  秦轩轻轻一笑,“也罢,借尔等灵脉数月,便微微活动一下筋骨吧!”

  他看了一眼玉简内的时间,似乎定在三天后。

  之后两天,秦轩依旧如过往,不过,白翎似乎已经不在了。

  直至,第三天,待客之地,所有道君皆出府邸。

  寒鹭部落内,更是凝聚着一股极为凝重的气息。

  在这冰川之上,一处空旷之地内,许多寒鹭部落的族人聚集。

  八大长老,尽数在此。

  方圆百丈之冰土之上,勾勒出一道道玄奥的阵纹。

  似乎,寒鹭部落推迟数月,便是为了这座大阵。

  在这大阵中心,有一道身影,静静的盘坐着。

  秦轩在一处宫阙之上,望着那道身影,那座大阵。

  白翎!

  略微改动的天域吐息阵!

  秦轩不过是一眼便看透了这大阵的虚无,寒鹭部落打算以这天域吐息阵,借此释放着白翎体内存有的蛟鳞天雀卵的气息,以此引蛟鳞天雀前来。

  这天域吐息阵注意覆盖千万里,或许人族未必能够差距,但妖族感知敏锐,定然可发觉这天域吐息阵。

  将蛟鳞天雀引来再生擒么?

  秦轩目光微顿,不过,此阵设立在何处都可以,偏偏要设立在寒鹭部落内,若是大战其四品大妖,整个寒鹭部落都会毁于一旦。

  他看向旷地之上,寒鹭部落的族长,诸位长老,轻轻一笑。

  还是说,此阵法必须在寒鹭部落,生擒蛟鳞天雀,也必须在寒鹭部落?

  “天域吐息阵,抽取体内留有的气息,所承受的痛楚无异于抽血断骨。”秦轩望着白翎,“这便是你的选择?你想要背负的?”

  他轻喃着,下方,一道道议论声细微入耳。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只要生擒蛟鳞天雀,我寒鹭部落也能如银龙部落一样,千年送一滴四品大妖精血便可,不仅如此,还能得一尊大妖相护。”

  “此通天彻地阵抽取蛟鳞天雀卵的气息,痛楚若撕心裂肺,白翎一定要坚持住啊。”

  “哼,祸族贪心之人,活该如此,他若是再敢坏部落大事,便是他是族长之子,也罪该万死!”

  讥讽,愤恨,嘲笑之声,诸多张脸一一倒影在白翎的面前,落入白翎的耳中。

  白翎犹若未闻,悄然间,他微微睁眼。

  “天道不公,世态炎凉,不过如此!”

  “不过我白翎坚信,定可逆转胜负,胜过这天地不公,胜过这世态炎凉!”

  “如今落井下石者,昔日必将仰我之姿,高高在上!”

  他心中怒吼,轰然间,身下大阵亮起,压下了一切。

  隐约中,唯有一道声音,在这大阵轰鸣中传出。

  “来吧!”

  如若,对天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