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1338章 你们这种二代并不无辜
刘景秀无言以对。
“你可以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没有参与秦明华的生意,血拆害死多少人跟你都没关系。然而,你们这种二代并不无辜,秦明华之所以能任意妄为恰恰就是因为你们!”任侠义正辞严的斥责刘景秀道:“因为你们这种人,准确的说是你和你父亲,拿了钱之后什么事儿都可以做,却不在意这笔钱是怎么来的,于是就让秦明华认为有钱可以为所欲为。再于是秦明华为了获取更多的财富,就欠下累累血债,你在悉尼这边挥霍的钱,都是秦明华从普通百姓身上掠夺而来,那么刘景秀你真的还认为自己无辜?”
刘景秀从任侠的话语中感到明确的杀意,顿时更加慌张:“你饶了我,让我干什么都行……”
任侠摇了摇头:“你对我已经没用了。”
司鸿初笑了笑:“我送他上路?”
“现在就动手。”任侠告诉司鸿初:“可以让别人看出来是谋杀,但也不用不留一点痕迹,这种人犯不上我们费太多心思,你看着办吧!”
刘景秀慌了:“你说过不杀我的……”
任侠呵呵一笑:“我没说过不杀你,我只说过如果你能老实交代,不会死的太痛苦。”
刘景秀还想说点什么:“可是……”
“你知道吗,江湖上有一条很重要的规矩——不祸及家人!”任侠打断了刘景秀的话:“但你这种人例外!”
司鸿初冲着手下点了点头,几个手下马上走上前去,堵住了刘景秀的嘴。
刘景秀想要哀求,却已经张不开嘴,只能发出连串“呜呜”声。
司鸿初这会儿是在一栋建筑的地下室,手下捂着刘景秀的嘴,推搡着刘景秀,一直带到天台上。
接下来,司鸿初的特种兵直接把刘景秀,从天台上扔了下去。
随着一声怪异的响声,刘景秀摔到一楼后,当场毙命。
“解决了!”司鸿初告诉任侠:“只要把视频放到网上,国内有关部门看到了,肯定会对刘振东进行调查,进一步的,还可能查出秦明华减刑有问题!”
“我就是这么想的。”任侠点了点头:“把视频放到网上去,悉尼任务就算完成了。”
“现在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睡觉,明天早晨上网。”
“好。”任侠吩咐:“杀人可以留下痕迹,但放到网上,还是需要谨慎点,别让人查到我们!”
“放心好了。”
悉尼时间比国内快两个小时,任侠放下电话之后,看了一会书,也睡觉了。
第二天早晨,任侠正准备去上班,接到了廖亦凡的电话:“马上来我家一趟。”
任侠也没问什么事儿,直接就答应了。
任侠到了廖亦凡家的时候,曹紫嫣和孔凡辉已经来了,此外还有齐永德。
齐永德依然是上夜班,今天早晨开始休息,直接来了廖亦凡家。
廖亦凡看到任侠就道:“根据齐永德提供的情况,事情恐怕要有变化,所以我把你们找来商量一下。”
曹紫嫣已经知道前因后果,不免非常好奇:“什么变化?”
“你们不是让我暗中观察我们单位的情况吗……”咳嗽两声,齐永德缓缓说道:“前几天,秦明华去找刘振东,我刚好路过,就在门外偷听了一下。”
曹紫嫣急忙问:“犯人能见监狱长吗?”
“如果是其他犯人吗,当然不是随便见了,但秦明华可不是普通犯人……”齐永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就大模大样的走去监狱长办公室,一路上不但没人拦着,所到之处还都有人开门。”
“你们监狱怎么搞的?”曹紫嫣一拍桌子:“竟然让一个犯人这么嚣张,到底拿了人家多少钱?”
齐永德急忙摇头:“反正我是没拿钱!”
曹紫嫣提出:“你没拿钱也应该站出来纠正不正之风呀!”
廖亦凡叹了一口气:“我们身处某个环境当中,很多时候只能顺应这个环境的规矩,没有能力去改变什么。如果齐永德纠正这种不正之风,那么在本单位也就没办法混下去了,他没同流合污就已经难能可贵,你就不要奢求太多了!”
“我倒不是责怪师兄你,就是觉得这也太荒唐了!”曹紫嫣一个劲摇头:“你们单位到现在没炸狱真是奇迹!”
“炸狱是不可能的!”齐永德摇了摇头:“秦明华能走进监区办公室,不等于能走出监狱,我们单位外围可是武警把守,这些武警归属省总队领导,连刘振东都无权指挥。”
任侠咳嗽两声:“喂,是不是跑题了,现在讨论的是秦明华去刘振东办公室干什么,而不是为什么秦明华有机会去刘振东办公室!”
“哦,对,是我把话题岔开了……”曹紫嫣急忙问齐永德:“他俩说什么了?”
“秦明华用刘振东儿子去英伦读硕做诱饵,要求提前获释……”顿了一下,齐永德补充道:“刚开始刘振东拒绝了,因为秦明华减刑到如今,已经是最大限度。但刘振东最后未来了儿子的前途,考虑利用制度漏洞,给秦明华想一下办法!”
曹紫嫣急忙问:“什么漏洞?”
“我还不知道,需要仔细研究一下有关制度才行……”齐永德摇了摇头:“但我相信这样的漏洞肯定存在,刘振东在司法系统工作这么多年,想要找出来并不难!”
任侠冷冷一笑:“秦明华能获得减刑,本就是制度漏洞造成的!”顿了一下,任侠问齐永德:“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应对?”
齐永德非常无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所以才来找你们,赶紧想一想办法。按说秦明华要过段时间才能出狱,如果我们没有办法阻止,只怕再过几天,秦明华就要大摇大摆回到广厦了。”
曹紫嫣叹了一口气:“这是前两天发生的,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们?”
“我一直在单位值班。”齐永德更加无奈:“我在单位的时候,周围全都是人,不是同事就是犯人,没有办法打电话,万一被人听到就麻烦了!只能等到下班,来廖老师这里,面对面说清楚!”
廖亦凡赞同齐永德的做法:“打电话确实不靠谱,重要信息还是得当面传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