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一五八三章 融为一体
    吕天赐吓得连连摆手后退,惊恐大叫道:“爹爹,爹爹,你要杀了孩儿么?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你饶了我。爹爹,我可是你唯一的儿子啊,孩儿以前惹你生了许多气,孩儿不上进,只知道吃喝玩乐。孩儿知道错了还不成么?爹爹怎么能杀了孩儿呢?”
    吕中天叹息着一步步逼近,眼中流下浑浊的泪水来:“天赐,爹爹何尝想这么做,你还不明白么?你我父子命绝于此了。你若被林觉他们抓住,那是怎样的下场?与其你受折磨羞辱,还不如跟爹爹一起共赴黄泉。天赐,你是爹爹的好儿子,爹爹不怪你之前的那些事,那些事又算得了什么?实在是……实在是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啊。”
    吕天赐一边后退,一边苦苦哀求道:“不不,孩儿不想死,孩儿才三十多岁,孩儿还要活好多年啊。爹爹你放过孩儿吧。”
    吕中天叹了口气,对惊恐的站在一旁的柳振邦道:“振邦,替朕抓住天赐,这孩子他不听话。从小到大,一向如此。以前朕可以由着他,但今日不成了。抓住他。快!”
    柳振邦也吓的浑身冷汗,他没想到吕中天居然要杀了吕天赐,那当然是已经认为是毫无希望活下去了。原来皇上已经毫无办法了,自己还指望着皇上能拿出主意来呢。自己自从跟随吕相之后,无论发生非任何事,吕相都能化险为夷,都能找到解决的办法。所以,自己养成了一种习惯,便是认为吕相什么事都能摆平。就算到了现在这步田地,柳振邦内心里都还认为吕相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此刻,他终于明白了,吕相不是万能的,他已经毫无办法了。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柳振邦立刻便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便是吕中天既然都无法自救,那么自己呢?自己跟着吕中天忙活了这么多年,把上面的人全部熬的死的死,退的退,终于熬出了头。现在自己可是被任命为宰相了,然后就当一天宰相便要完蛋了么?吕中天自身都难保了,自己还有活路么?
    柳振邦书读多了,读坏了脑子,他本该早就想到这些问题的,但他沉浸在对吕中天的完全信任和崇拜之中,硬是逼着自己自欺欺人,逼着自己不去往这件事上去想。他心里抱死了一个念头,便是吕中天一定有办法自救,自己只需抱紧他的大腿便好。现在终于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柳振邦,你干什么?朕叫你抓住天赐,你没听到么?连你也不听朕的吩咐了么?”见柳振邦怔怔发愣,吕中天怒喝道。
    柳振邦打了个哆嗦,即便在这种情形之下,吕中天在他心中的威严也依旧尚在。忙颤声应了,去捉吕天赐。吕天赐大叫大嚷,往后退去,却不小心被地上的一只蒲团给绊倒,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柳振邦得此机会伸手抓住了吕天赐的一只脚。
    “柳振邦你个狗东西,你快放手,不然我杀了你。”吕天赐大叫大嚷着踢腾着。
    “天赐公子啊,你便认命吧。我们都要死了,咱们便陪着皇上一起死吧。”柳振邦哀哀的哭泣着,双手如铁钳一般抓住吕天赐的脚腕,就是不肯松手。
    “你个狗东西,快放手啊。我操你十八代祖宗,要死你们死去,我可不想死。”吕天赐死命的往后爬,拖着柳振邦瘦弱的身子在地上移动着。
    吕中天握着匕首,一步步的走近,吕天赐更是涕泪横流,又是大骂又是哀求,殿内凄惨的哭喊和惊骇的嚎叫声回荡着,刺耳无比。
    “他们在里边么?怎地这么吵闹?来人,给我围住大殿,一个人也不许放走。朱老第,你我一同进去拿人吧。”突然间,大殿门口传来说话声。
    吕中天愣了愣站住了脚步,柳振邦回头看着吕中天道:“皇上,好像是陈玢的声音。莫非敌军退了?要不臣去瞧瞧?”
    吕中天沉吟片刻,点头道:“你去,告诉陈玢,不许他带人进来,等朕片刻,朕自己出去。”
    柳振邦不明所以,兀自发愣。吕中天喝道:“还不快去?”
    柳振邦忙送开抓住吕天赐的手从地上爬起身来往外跑,吕天赐得了自由,一骨碌爬起身来,头也不回的朝着大殿门口冲去。
    吕中天看着吕天赐的背影,脸上肌肉抖动,似乎极为痛苦。终于长叹一声转过身来,缓缓的走向皇帝的宝座上。
    殿门口,柳振邦快步赶到时,正见石阶上陈玢和朱之荣两人带着一大群兵士往大殿门口飞奔而上。柳振邦高声叫道:“两位大人?情形如何了?敌军退了么?”
    陈玢满脸笑容叫道:“柳大人,皇上在里边么?”
    “在啊,皇上在里边呢。落雁军退了么?是不是女真人攻来救我们了?”柳振邦兀自问道。
    “是啊,他们退了。皇上呢?我们去见他禀报。”陈玢伸着脖子往殿内张望着。
    “皇上说,陈大人和朱大人稍候片刻,他一会自己出来见你们。让你们不许进去打搅。”
    陈玢和朱之荣愣了愣,正要说话,猛见吕天赐满脸泪痕的飞奔出来,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吓了一大跳。
    吕天赐见到陈玢和朱之荣,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的大叫道:“两位快救我,我爹爹他疯了,他要杀了我呢。还有这柳振邦,这混蛋还帮他抓住我,让我爹爹杀我。你这狗东西,回头跟你算账。”
    最后一句话自然是恶狠狠的对着柳振邦说的。
    陈玢神色大变,这朱之荣对视一眼,同时冲向大殿门口。柳振邦一把抓住朱之荣的袖子,叫道:“你们干什么?皇上说了要你们在外候着,怎可乱闯?”
    “去你娘的。”朱之荣飞起一脚踹在柳振邦的肚子上,柳振邦身子飞起,顺着长长的石阶一路滚下去。起初还惨叫连声,待滚了三十余阶之后便再无声息,整个人像个破口袋一般一路滚下百余阶汉白玉的石阶,留下斑斑血迹在石阶之上。滚落地面时,早已气绝身亡。
    朱之荣和陈玢看也没看柳振邦的死活,两人冲向殿门口。大殿内黑暗幽深,远远的可以看到宝座上的一点烛火在跳跃。两人刚冲进去数步,便见那烛火猛然间熊熊而燃,整个大殿北侧正中的宝座都着了火,一瞬间便烧的轰轰烈烈。火光之中,宝座上一个身影正正襟危坐,大火吞噬了他的整个身体,他却一动不动。
    “皇上!”陈玢和朱之荣大惊失色,齐声高喝道。
    “哈哈哈,我吕中天其能为林觉所擒?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什么心思,你们最后关头背叛了朕,简直可耻。你以为林觉会饶了你们么?你们太不了解此人了。这厮诡计多端,绝不以常理出牌,你们想活命,怕是……难了。”火焰之中,吕中天的声音高亢的传来,陈玢和朱之荣惊愕止步,呆呆站在原地。
    “朕……是皇上,朕是天子。朕是天子……朕是皇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吕中天大笑着,突然间声音戛然而止,只闻烈火呼呼燃烧之声作响。大火迅猛无比,整个宝座在烈火中烧成了一道火塔,上方的火舌舔舐.着殿顶,不久后连殿顶的木椽子也迅速着了火。吕中天显然是做好了自焚的准备,在宝座左右藏了火油或者其他引燃之物,他知道陈玢和朱之荣前来是干什么的,所以自己点燃了自己,将自己连同宝座一起融化在一起,永远也分不开了。
    眼见烈火熊熊,不可遏制,整个大殿内火光冲天,不仅殿顶起火,大殿内的帷幕木柱也迅速的着了火。陈玢和朱之荣惊愕半晌,立刻带着人转身退出大殿。本来他们还想救一下火,但这火是根本救不成了。
    殿门口,吕天赐正惊愕的看着殿内大火燃起浓烟滚滚的情形,见到两人出来高声叫道:“我爹爹怎么了?里边怎么起火了?”
    朱之荣看了一眼陈玢,沉声道:“老的没了,小的或许也能管用。”
    陈玢点头道:“总好过两手空空。来人,拿了吕天赐。”
    吕天赐惊愕嗔目,几名兵士上前来一把揪住发髻,将他五花大绑。吕天赐叫嚷大骂,一人用布巾塞了他的嘴巴,一行人飞快下了台阶,往宫门口方向飞快而去。
    他们的后方,崇政殿巍峨的大殿殿顶已经烈火熊熊,火焰直冲天际,在暮色中耀眼无比。